无题

并非所有暇满修精不懈怠                          
都能闻思修,渡过生死海

所有注定,早已是强安排
三愁,六怨,七悲,八苦
只是山风未来,草木未哀
只是雹珠大颗大颗落窗台
只是所系仍在光阴中等待
彼无疼痛,故我尚余欢快

只是未经一个交触的机关
世态不从心,唯有从心外

只是蛮荒生态,故放形骸
忍见乡山一路远在乡山外
只是行舟每被多情碍
只是未到引刀成一快

2015.07.20


机关

       老旧的物件容易勾人向往。那些物件当中,除沉淀有岁月的沧桑印痕,还有许多耐人感怀的故事在。考究,品摹,心里过着这件玩意儿的电影,前世今生,几经辗转,如今却落在某的掌心上安放。
       我外婆家的书柜顶上曾置有两个物件,漆色黝黑又不失柔亮。小时候我经常趁着窑洞光线好时踮脚打量,直到二老双双去了那世,我才知道,一个是帽盒,盛有外公民国时的旧物,一个是官皮箱,存有二老一辈子的些些见证。
       男人们似乎都对一些暗阁,夹层,机关,洞天颇多向往吧?有次挪开书柜清扫时被我发现了别有洞天。一块大铁板挡着的甬道如深渊般与我对视着,临近还能闻到从内噗出的腐浊之气。我登时两眼放光,左右发现没人,猫腰就要往里钻。正被黑暗和未知诱惑十分时,被人在屁股上踹一脚,拎着腿就扔出来。外公容威目怒声若洪雷:“不要命了你?”不要命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里面真通着什么水帘洞或者幽冥府?虽被勒止,但更加十足的兴奋和好奇似地泉一样汩汩涛涛往心口涌,伴我之后的夜怔与失眠。
       外婆家还有一个老旧的大扇车,它扬谷去屑时的大场景我没见过。我见它时,它已是垂垂老矣地立在墙角,毂坏轴断斑驳不堪。那时候黑白电视里三国诸葛的木牛流马深在我心,于是钻进去寻找机关,想要它动起来,载我去远飞的天涯。在车厢里腾挪反复,竟然出不来了,着急的哇哇叫。还是大人们笑着在车外奚落半天:“你倒是能耐啊,自己出来……”
       外婆家深处山西黄土深岰,不比平原海市,农人的许多传统家当都保持着历史不着痕迹的演变,辕车马架檐雕坊造,依稀还见有尘埃的土味。这是我赖以记忆深埋的东西。多少年的与时俱进和平变迁中,修桥架通堑,欲与海市平,许多东西都在慢慢的消亡中被取代。时代就是这样,一些人,一群人的所愿引领无数人效仿,为迅捷,为方便,为安逸,由此构筑早已存于脑海的新新世界。
       我的最后一次品玩,是灰瓦灰砖下那扇镶有铜兽狮环的大门。小时候暑期的午睡里,总要眯眼观六面侧耳听八方,觉察大人们已入睡魇中了,屏住呼吸悄悄爬起反身下床,拎起布鞋蹑着脚倒退着寸寸离开。一经成功,为难我的便只剩那扇大门了。明明看他们不知哪儿一抠一提一拉,门就哗然开启的,怎么到自己就不行呢?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终于在门栓右侧摸到一个小约小指尖的暗槽,里面一根内嵌的提销一起,这机关也就破了。心花怒放下开始撒丫子疯跑。
       外婆外公相继离开这斯世,我在最后亲临窑府离开时,又把玩了这暗槽暗销,满是唏嘘。前人无声息走了,留下的机关,权作了残存后人值得弥留珍重的念想。开启机关,那份念想念兹在兹,就在眼前。


2015.07.17


牛角尖及其他

牛角尖

爱钻牛角尖的人
世人并没看到角尖上有细细裂纹
穿过去,就彼岸可通了

这只是裂纹和瘦身法之间的矛盾
牛角尖是可爱的,钻的人也可爱
当然,看笑话或嘲讽的人更可爱

2015.07.13

山水画

一酒鬼说,他爱青草香
他看一眼路边女腿:“还有
浓浓的汽油味。”

我觉得他爱的是山水
淡淡泼墨,重重留白

2015.07.13

夏伏

藏锋藏拙,打磨己身
那遥远的,如望彼岸
任一掊青青叶子的发酵
终抵不上烘焙机的按钮

拙,无处可藏
锋,恨嚼面包
生活还是在夏伏的蒸腾里
怒冲冲泄气

2015.07.14

卢舍那

他们都说你渐又苍茫
我说,你一直涣散着青青
你还是当年的你
我无奈直向未来去

我是要在宇宙中消融的
不像你,千年里在虚空中化为具
有时我总把你添作想,为你慈悲摧
有时我也学你,解风情又被风情拒

有时我也揶揄你
看看人家的新风景,镀金身,光满地
更多时,我却偏向你
容颜不改,尘埃不惧

2015.07.15


天涯隔壁

层楼楼梯口有一株茉莉
每日向晚她会散淡熏香
像是直咄咄的含羞地浅笑
目的是招摇

她知我,如我所知
相对于我偶尔的缄默
我是无的放矢的
是啊,无的放矢

我总是钟鼓齐鸣,以衬喧嚣
怎敌她的晚来淑婉,又皓色殊妆呢
我总是说:安,美人
她总以无言复我:良人,安

2015.06.29


夏至日(其二)

日色燎云,暮色遮星
我在执掌牛耳的时候
晚烟开始从厨内散出,飘向城郭
二两白散仙刚刚进入胃府
天下大事已被我巨化为无

当蒲扇轻摇,杯盘狼藉
我又坐了一回江山
夜茶送走唏嘘客
层楼就开始冷落

那些稀松的柴米油盐锅碗瓢盆啊
也已被我的朱批铃铛入狱
只剩下满目的残帖与,案上关河

2015.06.27


2015夏至日

陌上的花开了又开
世上的人走了又来
旧时事物止在昏黄中掩埋

有几许因噎之废言,哽了又哽
似几缕笛吹声杳远,淡了又淡

于是青钵引水
而后慢火烹茶
终是敷坐开怀

2015.06.22.夏至日


坐享

坐享茗香,时问,诗是什么
战战兢兢的斩钉截铁
论断或者疑问
或者轻飘飘的闲杂人等
却不外一个表情横陈而出的
一个姿态

观佛像,栩栩如生
栩栩是外像存于海的化象
如生,才是海外之象
是心生于二三四五六心
是弱弱的刚强
佛像,不过是是非模样 

2015.04.03


边行

无常难得久,无忧亦无怖。

©边行 | Powered by LOFTER